专家观点

东北改革:四点具体建议

 

——在东北振兴论坛上的发言

(2016年 8月20日)

常修泽

 

东北全面改革与振兴重在实现四个领域的突破:一是以“增强活力”为目标,推动国企改革;二是以“产权人本共进论”为思路,以“保人不保企、淘企不淘人”为方针妥善处理僵尸企业;三是以放宽基础设施领域为突破口,鼓励民营企业扩大投资;四是以打造满满大通道(满洲里至朝鲜满浦)为重点,主动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更大程度推进东北地区对外开放。

 

一、东北国有企业改革重在“增强活力”而非“做大比重”

1.不再提做大国企比重的考虑

东北地区作为我国的老工业基地,以从事重工业的国有企业为主。据我调研发现,2014年,全国非金融国有企业资产占非金融全部企业总资产的比重为30.2%,这个比重并不是非金融企业“公有”与“非公有”的比重,而只是“国有”与“非国有”的比重。在国有资产之外,还有一些集体资产、非国有控股的股份公司资产,以及其他各种形式的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资产。

同年,我对东北地区调研时发现,黑龙江国有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达64%,吉林是56%,辽宁是45%,东北地区平均数值超过50%,远高于全国水平。因此,在这种特殊的经济环境下,不宜再以“做大国企比重”为目标。

这里,就这个观点做几点说明:

第一,2015年9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强调“要坚定不移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

但对东北三省和内蒙古东面五个盟(即中央文件划定的东北地区)这个特殊区域不宜再提“做大国企比重”。

第二,就某些优质国企而言,仍需不断做大做强。

第三,国有企业是国有经济的基石,在东北地区不提倡“做大国企比重”并不意味着失去国有经济的控制力和带动力。

2.以“增强活力”为思路推动东北国有企业改革

国有资产比重如此之高,经济发展却持续走低,表明东北国有企业的根本矛盾是活力不足、效益不佳。因此不应盲目“提高国企比重”或“做大国企比重”,“增强活力”才是根本出路。

2016年4月2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指导意见》(简称中央7号文件),文件中有两个亮点。第一,明确提出“支持民营经济做大做强”;第二,明确提出“国有企业改革,切实增强企业内在活力、市场竞争力和发展引领力”。也就是民营经济需要做大做强,国企需要增强活力。然而实际情况是,目前部分地方政府和企业仍旧沿袭旧的发展思维,并未全面贯彻落实7号文件。

二、以产权人本共进论的思路妥善处置僵尸企业

我于2010年出版了《产权人本共进论——关于国有制改革》一书。书中所提到的“产权人本共进论”的思路可以用于处理僵尸企业问题,一则讲“产”,一则讲“人”。

1. 僵尸企业严重“吞噬”国有资产

目前,东北地区国企问题的聚焦点在如何对待国有经济中的某些“僵尸企业”上。“僵尸企业”这个提法,可以意会,但不可深究,它不太准确,不太严格。如果所说“僵尸企业”真的成了“尸体,真的“寿终正寝”,不再吞噬国家资源,不再吞噬人民血汗,那倒也是民族“不幸之幸。但现在的问题是它没有成为“尸体,而是继续以活体的形式“吞噬”中国人民的财富和血汗。不是“僵尸”的 “尸”,而是吞噬”的噬”,把它叫做“僵噬企业”更贴切。

我们国家有多少资产被吞噬”?必须睁眼看看现实。去年7—8月,我在东北调研时获知,仅东北三省就有好几百家国有企业处于亏损状态,亏损额达460多亿元,其中不少属于“僵噬企业”。这些“僵噬企业”是中国经济的“毒瘤”,已经吞噬并且将继续吞噬大量的宝贵资源。不能只重视显性的资产流失,而忽视这种隐性的资产流失,因为这是人民的血汗。

2.以“保人不保企”、“淘企不淘人”的方针处置僵尸企业

对这些“僵噬企业”,到底是以壮士断腕的魄力予以切除,还是基于“企杆子”理念不加分析地讲“做大比重”?建议在下一步实施国企改革的过程中,采取“保人不保企、“淘企不淘人”的方针:         

第一,对于“僵噬企业”坚决不保,该拔掉输血管的拔掉输血管,该拔掉呼吸机的拔掉输血管,不能再优柔寡断。

第二,对于“僵噬企业”里的员工,要采取保人的方针。我是研究人本经济学的,对员工一定要保护、要尊重,多种渠道实现再就业或社会保障。

三、以放宽基础设施领域为突破口,做大做强民营经济

中央7号文件支持民营经济做大做强,这无疑是一个“脱帽加冕,把过去民营经济不合适的帽子脱掉,加了一个桂冠:做大做强。但据我调研,支持民营经济在东北地区力度仍然不够。尽管有些很好的民营企业,如大连万达、哈尔滨东方集团,然而实际看来民营经济的发展很不理想。今年民营经济投资形势严峻,全国增速大幅下降至2%-3%(图一)。东北地区情况更加严峻,下降30%,其中辽宁下降50%-80%。


 第十八期表格.png

图1:2015-2016年全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情况

 

如何使民营经济涉足基础设施领域是当前有待思考的问题。目前有些基础设施部门的民营资本投资只有2%左右。当然,这不仅是东北的问题,也是全国性的问题,但东北地区更为突出。

因此,在国家加大力度支持东北地区振兴的形势下,应尽可能吸引民间资本投资基础设施领域,尤其在电力、电信、交通、石油、天然气、市政公用等领域,鼓励民营企业走进来,积极参与国有企业改革。否则,国家加大东北投资,可能还会复制原体制,惯性运作而已。

四、以打造满洲里至集安(朝鲜满浦)的通道,形成一条新经济带

在2016年东北振兴论坛的开幕式上,迟福林教授谈到了东西统筹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问题。我认为,现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存在着一种偏向,即把丝路仅仅解释为西向的路。从广义上说,“一带一路”战略思想需要涉及东西南北四大方向。例如,我曾在吉林省安图县二道白河镇的天福街上,看到当年大唐王朝到渤海国的丝绸之路石头标记。当年到渤海国的丝绸之路,不仅到东北,而且到俄罗斯、朝鲜等。

因此,在研究东北地区如何落实一带一路战略时,还可以打造东北第二条对外开放大通道。今年7月,我到吉林南部做实地考察,从集安出境到达朝鲜的满浦。建议打造一个满洲里到集安的通道,由中俄边境的满洲里经齐齐哈尔、大庆、哈尔滨、长春、四平、通化、到集安(对面就是朝鲜满浦),形成一条“满集(或满满)经济带,将俄罗斯、蒙古国、中国、朝鲜、韩国和日本等贯通起来,以此经济带为纽带,进一步将东北地区融入东北亚经济发展大战略中。



专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