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院动态

发展数字经济拉动辽宁软件产业实现新突破的对策研究

胡旺阳  徐利  宋庆荔


【内容摘要】数字经济时代,数字成为关键生产要素,软件成为驱动数据创造经济价值的生产工具。全社会数字化转型催生了对软件赋能的庞大需求,为软件产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本文从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等方面分析了发展数字经济对软件产业的拉动作用,从产业规模、产业结构等方面分析辽宁软件产业的优劣势,在此基础上从壮大产业规模、提升创新能力、大力发展工业软件、推进行业应用软件升级等几个角度,论述了在建设“数字辽宁、智造强省”的大背景下,如何拉动软件产业快速成长、实现新的突破。

【关键词】数字经济  软件产业  信息技术  数字辽宁


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和向经济领域的广泛渗透,全球主要经济体正在步入数字经济新时代。软件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的灵魂,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是制造强国、网络强国、数字中国建设的关键支撑。建设“数字辽宁、智造强省”是省委、省政府作出的我省“十四五”期间经济发展的战略决策,如何实现由“制造”向“智造”的转变,如何实现社会数字化变革,软件起着决定性作用。辽宁曾是全国软件业发展伊始的领军者,进入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时期后,辽宁软件的发展势头呈现明显放缓趋势。数字经济时代,数字是关键生产要素,软件是重要生产工具,软件向实体经济全面赋能给软件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如何抓住数字辽宁建设的历史机遇,拉动辽宁软件产业实现新突破,是亟待研究的课题。

一、数字经济为软件产业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

数字经济时代,软件是驱动数据创造经济价值的生产工具,软件定义一切是数字经济的重要标志,全社会数字化转型催生了对软件赋能的庞大需求,为软件产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

  (一)新基建为软件产业发展开拓新空间

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为核心的新型基础设施正在成为基建投资的新热点,新基建不只是网络、计算中心等硬件基础设施建设,实质上新基建所承载的数字化内容和软件,才是新基建的核心,新基建为软件产业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机遇。新型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带来了5G、物联网和工业互联网软件的发展机遇;数据智能基础设施建设带来了人工智能、区块链和云计算软件的发展机遇;生态系统基础设施建设带来了共性支撑软件和开源共享平台的发展机遇;安全可信基础设施建设带来了安全软件和综合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安全应用的发展机遇。新基建不仅本身带动大量的基础软件、平台软件、应用支撑软件的需求,同时新基建又激发新消费和新的应用场景,为软件产业带来了新模式、新业态和新空间

  (二)数字产业化促进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

软件在数字化进程中发挥着重要的基础支撑作用,随着数字产品及数字服务加速向网络化、平台化、智能化方向发展,[驱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5G、区块链、工业互联网、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软件的融合,推动软件加快迭代创新。]国家对产业链安全的高度重视,加速推进软件的国产化和自主化进程,基础软件、工业软件、信创软件将迎来更好的成长环境。数字技术的进步推动了新产品、新服务、新模式、新消费的不断涌现,融媒体、AR/VR技术的广泛应用,推动短视频、数字游戏、互动娱乐、影视动漫、数字出版、数字展览等数字内容产业快速增长。

  (三)产业数字化成为软件产业的主战场

软件与实体经济融合已被视为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随着数字化改革不断深化,软件正在以物联化、平台化、智能化为目标赋能千行百业,重新定义产品功能、生产方式、运营管理、服务模式、企业能力、供应链体系,加速智慧农业、智能制造、智慧物流、智慧金融、智慧交通、智慧医疗、智慧教育等智能场景落地。与消费互联网不同,产业互联网要满足行业的多样性、复杂性、以及个性化需求,为软件赋能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空间。产业数字化加大了工业软件、行业大数据分析、工业互联网平台、人工智能应用、信息安全等软件的市场需求,为软件定制与集成开发商、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特别是在垂直行业形成深度沉淀的软件公司带来更大的发展机遇

二、辽宁软件产业发展状况分析

辽宁曾是中国软件产业发展的前沿,这里诞生了中国第一家软件上市企业,诞生了中国第一个软件园。辽宁也是最早把软件作为一个产业来发展的省份之一,在全国率先出台省级软件产业政策,举全省之力发展软件产业,抓住中国信息化建设和国际软件外包两个重要机遇,实现了软件产业的快速增长,产业规模一度位居全国第4位。2010年以来,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消费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深圳、杭州、南京等城市冲进了软件产业的前列,沈阳、大连等辽宁城市似乎进入了发展的“缓步期”

  (一)产业规模

2021年恰逢辽宁软件行业全面发展20周年,实现收入2073亿元,同比增长11.6%(见图1),是近3年来最高增速,整体排名列第13位,占全国软件收入2.2%;实现软件离岸外包业务收入21.6亿美元,连续9年位居工信部统计的软件离岸外包收入首位。

辽宁省软件行业形成了以沈阳、大连为主体牵引,省内其他地市突出特色软件信息化发展的格局。沈阳、大连两市集聚效应明显,产业收入占全省比重达到98%以上。全省软件服务业的研发投入量、知识产权拥有量,在全省战略性新兴产业中位居首位。


1主要省市软件产业规模



  (二)产业结构

根据工信部提供的2021年前三季度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主要经济指标完成情况表,按照软件产品、信息技术服务、信息安全、嵌入式系统软件分类,对主要省市各类软件收入占比进行分类统计,如图2所示。从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出,辽宁软件及信息技术服务行业结构特点很突出,与前十位省市相比,软件产品最高、信息技术服务最低,信息安全最高、嵌入式软件最低。从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些分析结果。第一,辽宁软件业比较单一,集中在传统的软件产品开发上,但是辽宁的软件产品开发并没有带来整体收入的放量增长,并没有靠软件授权收益来获得高收益,说明自主产品研发能力还不强,而大多数委托开发比较集中在应用层面;第二,系统集成和信息化解决方案业务不多,互联网平台所带来的数据服务和运营服务业务较少。第三,信息安全方面相对基础较好,但辽宁并没有这方面的龙头企业,尚不能说明辽宁在信息安全软件方面占有优势。第四,辽宁制造业企业在嵌入式软件开发方面投入明显不足,工业产品数字化、智能化发展滞后。



2主要省市软件分类占比情况



  (三)优劣势分析

辽宁软件产业在工程化能力、垂直行业经验、基础人才资源方面具备一定优势。首先,辽宁拥有一批工程技术能力强的专业化、国际化软件研发团队,辽宁软件最初是通过国际化高速发展起来的,在与国际巨头的合作中,让企业具备了世界一流的管理规范、工作流程和质量保障能力。其次、通过多年在垂直领域深耕细作,在汽车电子、医疗健康、数字政府、交通、能源、工业自动化与机器人等多个领域形成行业知识沉淀,在这方面的优势是不易被替代,事实上这些也是现在许多互联网公司所缺少的。再次,辽宁可从事软件研发的人才比较丰富,辽宁是全国建立软件学科较早的地区,也是全国较早鼓励全省高校开办软件专业,支持加强社会力量办学的省份,截至2019年,我省有48所高校开设了电子信息类本科专业布点92个,计算机类本科专业布点139个,我省持续开展计算机技术与软件专业技术资格(水平)考试等人才评价工作,目前全省已设置27个专业资格。20年来,累计报考人数超过15万人。近五年,年均增长超过10%。人才不仅多,而且成本也不高。

同时,辽宁软件产业也有一些不足。第一,产业结构重“B”轻“C”,重服务轻运营,辽宁软件的基础和优势在“B端”,也就是服务于企业用户。移动互联网时代,电子信息终端和互联网平台是软件的主要载体,在2021年评选的软件百强企业中,前20名中纯粹的软件企业仅有3家(见图1),大部分企业为消费电子和互联网企业,辽宁本身缺少这样的企业,是软件产业规模难于做大的主要原因;第二,软件研发侧重应用层和委托定制化开发,由于缺少自主产品,软件开发的收入基本来自于工作量报价,难于形成按使用授权或使用次数收费的销售模式,效益相对较低,据工信部统计,2019年中国软件百强企业人均软件业务收入已经86.6万元,辽宁省软件企业相差很大;第三,辽宁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相对滞后,未能形成对软件产业的需求拉动。以东软集团为例,其辽宁本地客户对公司软件收入的贡献占比不足20%。



1:2021软件百强企业TOP20

排名

公司

行业属性

排名

公司

行业属性

1

华为

通信

11

国网信息

电力

2

腾讯

互联网

12

浪潮集团

电子信息

3

百度

互联网

13

南瑞集团

电力

4

中国通信

运营商

14

联通数字

运营商

5

中兴通信

通信

15

中软国际

软件

6

海康威视

电子信息

16

航天信息

航天

7

网易(杭州)

互联网

17

软通动力

软件

8

海尔集团

电子信息

18

中国信息通信

电信

9

海信集团

电子信息

19

东软集团

软件

10

小米集团

互联网

20

大疆无人机

电子信息



三、数字经济背景下辽宁软件产业发展路径探究

基于数字经济发展给软件产业带来的新机遇,结合辽宁软件产业的优劣势分析,我们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推动软件产业发展。

  (一)聚集优势,做大软件产业规模

辽宁软件在国际软件外包中成长壮大,积累了国际一流的软件工程实施团队。2000年以来,美日等发达国家在信息产业、消费电子、汽车电子等领域软件需求急剧增加,促使软件外包业务快速扩大。软件外包实际上是软件产品研制过程中软件制造环节的委托加工,与硬件加工不同的是软件制造属于技术密集型,生产过程中有更多的创新空间,需求管理、质量管理难度也更大,发达国家软件开发外委的起因不只是降低成本,其自身外包管理经验的成熟也是重要因素。随着中国软件开发规模的快速增长以及产业链分工的逐渐成熟,中国国内的软件开发服务需求将快速增长。当前国家正在推进包括技术密集型产业向中西部和东北重点地区转移,辽宁应抓住机遇,以软件服务的传统优势、吸引国内软件产品甚至相关硬件产品的研制业务向辽宁转移。

随着3D、VR、全息投影、虚拟现实、数字孪生等数字技术在生产和生活中广泛渗透,依靠创意和技术进行数字内容的开发、视觉的设计、策划、数字产品制作等数字内容服务需求快速增长,产业步入发展快车道。数字内容产业主要内容创作和数字加工,内容创作是关键。辽宁沈阳、大连地区,拥有优秀的音乐、美术、影视等科教资源,每年培养大量的专业人才,发展数字内容产业应该是不错的选择。目前数字内容服务行业处于发展初期,规模较大的数字内容产业集群更多的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等沿海经济发达地区,随着行业不断发展成熟,市场竞争程度会进一步加剧,辽宁应大力引进和培育数字内容创作企业,加快数字内容行业的布局。

  (二)自主创新,提升软件产业效益

辽宁省软件行业大多企业长期集中在行业应用开发,处于产业链中下游,其特点是按客户需求定制开发,在自主产品方面创新力不足,缺少自主软件产品销售模式,产业效益增长存在瓶颈。传统的基础软件如操作系统、数据库、办公软件、开发工具等已经形成比较稳定的市场格局,但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向行业的深度渗透,催生了大量的对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应用的基础支撑软件和工具的需求;另外大量行业领域专家参与到数字化转型建设中来,这些行业专家缺少IT技术背景,企业也需要低成本地快速构建业务场景,因而低代码甚至是无代码的开发工具和平台受到广泛欢迎。实际上,这些基础应用支撑软件也好,低代码无代码开发工具也好,都是具有一定的行业属性,是从行业应用中抽取共性形成的软件产品,辽宁一些骨干软件企业长期深入行业实践,开发行业共性基础支撑软件和工具有一定优势,比如东软集团近十年来一直在推进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兴技术与产业需求的结合,开发了一系列平台产品及工具,包括平台架构、智能感知、数据集成、数据治理、业务建模、数据分析、知识系统、智能决策等方面,形成软件授权销售模式,实现了以自主IP推动规模化成长的业务转型。

另外、随着我国信创产业的持续推进,未来几年信创产业将开始在重点行业领域全面推广,产业迎来黄金发展期。辽宁省已经引进了一些华为、联想等信创产业的头部企业,应鼓励本地企业积极投入信创产业生态建设中去,围绕国产CPU、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等基础软硬件,开展行业软件、服务软件等兼容性适配验证,形成一批高水平的适配全国产硬件的系统技术方案和行业应用方案。

  (三)深度融合,大力发展工业软件

建设“数字辽宁、智造强省”是辽宁省委、省政府作出的“十四五”期间经济发展的战略决策,如何实现由“制造”向“智造”的转变,软件是关键。辽宁软件产业应利用好这个发展契机,推进软件技术与工业技术的深度融合,大力发展工业软件。

一是优先推进产品与装备的智能化。辽宁是我国重要的装备制造业基地,随着万物互联的时代来临,产品与装备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是发展的必然趋势,要加快推动软件与工业产品的结合,推动省在机床装备、工程机械、动力装备、机器人、运载装备等领域的产品与装备整体升级为“智能一代”,重点围绕智能网联汽车、智能机器人、数控机床、无人机等产品开发软硬一体化中控系统,提升软件附加值,通过量产带动软件规模和效益成长。二是大力发展工业互联网,传统的工业软件如SCADA、MES、PLM、ERP等在提升工业信息化水平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面向智能制造时代,以工业互联网平台、工业大数据分析、工业智能为核心的新一代工业软件成为推进工业转型升级的核心。目前我国在工业互联网平台研发方面还处于初级阶段,市场格局尚未形成,应利用我省制造业数字化的场景资源优势,大力发展工业互联网平台,针对具有特色的工业企业优先发展专业型平台,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工业机理模型融合创新,开展协同设计、共享制造、供应链协同、资源统一调度等,并形成示范应用,继而面向国内同行业推广。三是积极推进工业设计与仿真软件,这是工业软件的制高点,长期以来一直被国外垄断,随着国家推进解决卡脖子工程,工业设计仿真软件迎来较好的发展机遇。工业设计仿真软件的本质问题在于工业知识的沉淀和表述,辽宁虽缺少专业的设计仿真软件厂商,但制造业却有很多的工业知识沉淀,在细分领域组织设计仿真软件研发还是很有机会的,在实施路径上,可优先梳理国外产品,探讨国产化替代的可行性。四是加快企业上云和云应用部署。目前企业上云还处于初级阶段,更多地是为中小企业提供IT服务,而企业上云的最大价值,在于中小企业能够以云服务的方式廉价获得工业软件的使用,要吸引软件企业加大工业APP开发,进一步加强工业APP的云上部署。

  (四)全面赋能,推进行业软件升级

在大力发展数字经济的背景下,各行业将持续的把新一代信息技术应用于自身的产品和业务流程中,通过新兴技术的应用持续提升自身产品和服务的核心竞争力,赋能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随着信息技术的持续迭代更新、应用和需求的不断变化,要求行业应用软件的持续升级。辽宁软件企业从事行业解决方案的开发与服务历史较早,在医疗、交通、电信、电力、金融、教育、政府等诸多领域拥有一定较深的积累,应聚焦这些优势行业,凭借对新兴技术的把握、理解及服务经验,主动挖掘跟踪客户需求,研究新技术在具体场景中的应用,加快升级软件产品,推进行业解决方案向物联化、平台化、智能化方向发展。

随着数字化转型的深入,要求解决方案供应商对客户的业务流程、技术架构及应用环境有更加深刻的理解,对信息技术服务的安全性、稳定性、合规性、持续性有更可靠的保障,特别是大型客户更加关注供应商的综合实力及战略发展,要求供应商为其长期服务并与之共同发展。在行业解决方案业务中,客户资源的积累及客户黏性已经成为新进企业难以跨越的资源壁垒,具有大型项目总承包能力的供应商,成为带动区域软件行业发展的重要角色。因此,面向重点行业中,培育优秀的解决方案供应商,是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任务之一。

四、对策建议

辽宁省长期以来一直重视软件产业的发展,先后出台很多政策来鼓励软件产业做大做强,这里结合上述分析结论着重提出几点建议。一是加大对软件技术创新和自主产品研发的支持,在支持技术创新方面要多考虑软件产业特性,目前许多技术攻关项目对仪器设备等固定资产投入要求较高,不适应软件产业的轻资产重智力投入的特性;再有,首台套支持政策也是针对重大装备,应考虑适合软件产品研发的类似政策,鼓励我省软件产业加大自主产品的研发投入。二是鼓励软件与制造业的融合创新,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在于软件产业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而融合的关键在于专业团队的融合,团队融合的有效途径在于建立长效的合作机制,明确责权利关系,应鼓励软件企业与制造业企业基于资本合作建立联合研发机构。三是加大高端人才引进力度,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既有雄厚的IT技术基础又懂垂直行业知识的复合型人才十分稀缺,成为影响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最大掣肘。四是加强产业生态建设,鼓励龙头企业发挥带动作用,推动产业链分工合作,形成多层次梯度配置的产业集群,共图发展。在科技攻关方面继续完善“揭榜挂帅”和“链长”制度。在推动产业数字化方面重点培育综合解决方案供应商,完善解决方案供应商认定机制遴选一批行业市场份额大、具备自主研发能力和行业解决方案能力的龙头企业,建立行业解决方案供应商名录,重点培育积极协调供需对接,创造项目机会,提升实战能力,对优秀的智能制造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实施奖励。



(作者单位东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沈阳东软数字经济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