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振兴要闻

    2019年,一波接一波投资热潮在沈阳乃至东北持续掀起。继王健林、马化腾、许家印等一众商业巨头相继砸下重金之后,几天前,马云也开启“闯关东”之旅,并誓言“阿里巴巴投资要出山海关”。此外,GDP数据也有力佐证了东北经济积极向好的态势。

  在此背景之下,7月11日,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在北京召开了“新形势下东北振兴的机遇与挑战”专家座谈会。来自国家相关部委、智库、东北三省社科院以及高校的数十位专家学者,纷纷就东北振兴献言献策。大家普遍认为,研判新形势下东北振兴的机遇与挑战,加大力度寻找东北振兴的密码,正当其时。

  挑战仍在

  关键词

  思想解放 \ 结构调整 \ 产业升级

  作为专家座谈会的主持人,东北大学校长、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院长赵继,向与会专家介绍了东北三省近年来呈现出的积极信号。首先是东北三省经济指标明显好转,以辽宁为例,2018年辽宁GDP增速为5.7%,2019年一季度同比增长6.1%,应当说已经走出近年来最困难的时期。其次是一批重大项目的落地,释放出经济发展的巨大潜力。今年,连续有万达、腾讯、恒大、红星美凯龙等知名企业到沈阳投资,手笔都很大。第三是东北混合所有制改革取得阶段性进展,像东北制药总厂混改,就让国企焕发出新面貌。可以说,多点支撑、多措并举、多业发展的产业格局正在初步形成。此外,东北地区全方位对外开放的新格局也在形成中,高质量发展正迈向更广阔的空间。

  但赵继同时认为,东北振兴的过程中还有很多新的挑战。比如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还没有达到全国平均水平,与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地区存在着明显的差距。产业结构、产品结构调整等问题也是需要解决的关键性问题。

  中国银行原副行长张燕玲表示,在新形势下,东北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正面临最好的时机。但观念的落后,仍束缚着东北振兴的手脚。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专家委员会主任刘世锦认为,营商环境建设中,大企业、大项目投资增多,还不足以说明东北地区营商环境已经发生根本性改观,关键是众多中小企业的投资意愿是否显著提高;对于国有企业混改,能否在一些领域上推出更大的动作。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认为,东北振兴征途上要继续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凝聚人气。同时,要做好新形势下东北全面振兴的战略规划,提升战略规划水平,制定科学合理、符合东北地区实际的产业发展规划,力求高水平,经得起时间考验。

  多重利好

  关键词

  “一带一路” \ 中日韩自贸区 \ 5G技术

  专家们普遍认为,东北振兴应该切实抓住中日韩自贸区、“一带一路”等外部大环境带来的利好。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倪红日表示,东北地区改革开放,应该加强和周边国家的合作,积极融入到“一带一路”倡议中。在劳动力红利下降的情况下,借助产业向外转移的契机,与周边国家合作共同建设产业开发区。

  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曹远征认为,东北振兴应抓住三大机遇。一是中日韩自贸区的加速推进、朝鲜半岛和平向好趋势,为东北地区构建全方位开放格局带来新的机会。二是北极航道日渐热络为加快推动东北全面、全方位开放带来重大机遇,如何利用北冰洋航线给东北新一轮的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带来的战略机遇,是非常值得研究的重大课题。三是5G技术快速推进,为互联网、物联网发展奠定了基础,利用这个基础加快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改造,也是东北振兴面临的重大机遇。

  中国上市公司协会原执行副会长李小雪认为,“一带一路”是东北全面振兴面临的最大的环境变化,贯穿俄罗斯的“欧亚高速铁路”是东北振兴发展面临的新机遇。

  张燕玲认为,周边国际环境明显改善为东北振兴创造了良机。扩大东北的优势产业,扩大吉林朝韩经贸优势,开创辽宁对日韩贸易新篇章,打造东北振兴新引擎。“东北的产业链还可以推广外扩,俄罗斯、朝鲜、韩国等,带动更多产业。国务院有相关指导意见:到2020年,培育100家左右全球供应链领先企业,东北振兴应抓住这个机遇。”

  专家点睛

  关键词

  国企混改 \ 营商环境 \ 数字经济

  针对东北振兴中各种亟待破解的疑难问题,专家们各抒己见,给出破解之道。

  就国企混改。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专家们探讨的焦点。

  张燕玲点题:“东北有那么多国企,只要一混改,马上机制就变了,更灵活。混改后的企业,工资可以高,企业家、员工可以持股。民企的灵活性与国企的厚重相融合,能够促进国企发展。”

  刘世锦认为,东北制药总厂混改是个很好的案例,代表着成功的方向。“我想,东北制药能够让民企当大股东,那么一些标志性的国有大企业,能不能也让民企成为大股东?胆子能否再大一点?”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赵晋平表示,要在改革中探索新的路径。“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所面临的困难是长期存在的,所以国有企业改革应该考虑更大的突破,或者要有一些新的思路。对于民营企业而言,他们在混改中往往很难加入到一些规模比较大、影响力较大的国企中。因此,所谓大的突破就在于,能否对一些竞争性领域规模相对比较小的国有企业,通过混改民营化的方式,让国企重新获得发展良机。”

  7月1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全面推开将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和金融机构的10%国有股权,划转至社保基金会和地方相关承接主体。这一消息,更加提振了专家们对东北地区国企改革的信心。

  曹远征认为,新形势下面临着新任务,需要创造新的手段解决老问题。国有资产划转至社保和地方相关承接主体,是国企改革的一个新契机,尤其对东北地区的国企更是如此。“能否利用好国企改革带来的变化和其他有利条件,在解决居民收入问题、解决产业结构多元化问题的同时,为国企深入改革创造条件。”

  刘世锦表示,国有资产划拨社保和地方相关承接主体,是国企改革的内容之一。他的观点是东北地区实行国有资产划转社保,一些央企的国有资本不要划转到全国社保基金,而是转给东北三省,把股权转到由地方持股,好好进行财务性投资,以收益补当地职工的社保的缺口。如此,会为东北振兴提供更多的机会。

  就营商环境。与会专家认为,制约东北振兴的深层次体制机制问题如营商环境建设,仍然任重道远。

  刘世锦称,东北地区“闯关”关键是要有东西吸引人。东北三省与对口合作省份搞了若干“飞地”“合作特区”,值得称道。“但市场是否有活力要看小企业。营商环境好不好,要看这个地方小企业是不是留下来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认为,营造良好的创新环境和营商环境对激发东北创新创业热情至关重要。他建议:一是建立创新创业数据库。利用大数据跟踪东北地区各地级市创新创业进展情况,打造智库拳头产品。二是针对营商环境背后的体制机制问题,结合东北实际,丰富营商环境的评估体系。三是对标先进找差距,找到东北创新创业进程滞后的根源。

  就人才问题。刘世锦说:“从大连到沈阳、长春、哈尔滨一线,以往是中国城市化水平最高的地区。现在东北的人口在往外走,如果东北大都市圈再形成不了的话,就很难挽留人才了。现在这些大城市周边的农村土地能不能放开?至少在大都市圈范围的乡村地区,能否实现城乡居民共建共享,从而带动创业置业?只要敢做,很多到外地发展的人就会回来,人就又会集中起来。”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史育龙认为:“现在各个地方都在抢人才,地方政府对人才问题都已经感同身受。现在应该研究什么东西在吸引人才。我觉得基础教育和高品质的医疗服务,这些实打实的东西是吸引人才非常重要的内容。东三省应该利用比较好的基础教育、高等教育和高品质的医疗服务,打造出一个更加公平的公共服务体系。这对于现在在‘北上广’一线打拼的年轻人,会产生一定的吸引力。”

  就未来产业发展。干新事,瞄准未来产业发展,是专家们关于东北振兴的共识。

  张燕玲表示,推动东北经济高质量发展,关键在于顺应全球新一代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大趋势,利用新兴技术推动东北地区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在新形势下,东北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正面临最好的时机。“要应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AR、VR这些新技术,对企业进行改造。可以从推进工业4.0的角度,实现结构性的转型。工业4.0是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的融合,建设智慧产业链。如果在东北振兴中,真正建成了这个智慧产业链,就是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弯道超车。”

  史育龙认为,东北振兴未来产业发展中有很多方向,要开拓一些对东北地区发展有全域意义的方向,比如说冰雪经济和数字经济。尤其是利用数字经济对传统的工业基础设施进行升级改造,是一个突破的方向。

  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

  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是在国家发改委的直接指导下,由东北大学和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共同发起设立,由东北地区政府和相关高校、研究机构共同参与建设,以东北振兴理论和政策研究为特色,为中央政府和东北地区各地方政府提供政策咨询,服务于党和国家全面振兴东北政策决策的新型智库。

  从2016年4月国家发改委批准至今,共举办东北振兴论坛6场,东北振兴大讲堂8场,东北振兴专家座谈会15次,开展东北地区营商环境评估18项,承接国家发改委、教育部等有关部委的课题7项,自主开展课题研究42项,出版书籍17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