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

【编者按】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 40 周年大会和深入推进东北振兴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东北大学、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辽宁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于 12  22 日在东北大学汉卿会堂共同举办“2018东北振兴论坛——改革开放 40 周年与东北振兴。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委部分前领导、国家级智库的专家学者,部分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学者等出席会议并围绕论坛主题及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与交流,贡献了不少真知灼见。现将与会专家学者发言的主要观点整理如下,以供参考。


    今天我讲的主题是《关于中国向北开放的战略构思及其实施意见》,谈一下我个人的考虑。

    一周前,即2018年12月15日,新华社参编部《国内动态清样》组的同志约谈,谈什么问题?就是这个《关于中国向北开放的战略构思》问题,他们整理后拟向有关方面提交内部参考。今天我用十多分钟把我谈的基本框架简要报告,以期引起深入讨论。

    两点说明:1.中国向北开放的地区主要指“中国东北地区”;2.“向北开放”即是指“向东北亚开放”(这是站在“北京”的方位来讨论问题的,若站在“沈阳”的方位,“向东北亚开放”则包括向北-俄罗斯、向西-蒙古、向东-朝、韩、日)。


    一、为什么提出“中国向北开放”的命题,我的战略构思是什么?四个维度:

    第一,国家战略维度。在总结整理改革开放40周年材料时,发现30年前(1988年5月4日)《国内动态清样》(第1182期)曾报给中央一份内参,题为《常修泽等提出“四沿——渗透型”开放战略》,“四沿”即沿海、沿江、沿边、沿线。1988年5月下旬的《瞭望》周刊(第21期)公开发表了这个报告,并在按语中指出“四沿”战略对中央的沿海开放战略“提出了一些重要的补充和修正意见”。这是我年轻时候提的建议。30年过后,习近平同志在2018年12月18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讲话中,肯定了“四沿”开放战略,但是顺序有变,原来提的是沿海沿江沿边沿线,这次习近平同志讲的顺序是“沿海沿边沿江沿线”,请各位特别注意:沿边开放的位置明显往前移了,并且强调中国要“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全面开放新格局”,这与我们东北有直接的关系。从整体开放格局审视,向北开放是“短板”。

    第二,东北振兴维度。30年前,我提“四沿”战略的时候,曾提出一个“北部沿边开放带”的概念。今年10月30日《辽宁日报》发表的《东北振兴要义在于全面全方位振兴——访经济学家常修泽》一文,其中一个观点就是“全面全方位振兴需要系统推进改革创新开放”。现在,中国“向北开放”即是东北全方位振兴应该采取的新举措,也是新趋势。

    第三,历史维度。中国东北地区在历史上曾经有过向北开放的经历。我在吉林省二道白河镇天福街上看到有一个标记,“大唐王朝通往渤海国丝绸之路的经过地”,有石牌为证。唐时“渤海国”疆域涵盖现在的中国东北、朝鲜半岛和俄罗斯远东部分地区,说明向北开放有绵延1000多年的历史传统。

    第四,国际维度。其一,朝鲜半岛局势尽管还有某些不确定性,但总的趋势是走向缓和。其二,俄罗斯因与北约的关系紧张,西进受阻,在这样一个遭受“西部挤压”的状态下,俄罗斯强化“东向战略”,这给我们中国带来机遇。其三,中日关系虽然曲曲折折,但总的看也将缓和。其四,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已发生深刻变化,无法再回到贸易战之前的状态。不论是谁当美国总统,美国的政界、商界、学界、军界以及社会各界已形成大体一致的对华看法,就是“战略竞争(防范与遏制)”,换了谁当总统也不会有大的改变。对此,我们得有思想准备。至于美国下一阶段将怎样遏制中国,眼下目标与方略尚不清晰(美国是否在南线和东线做局,迄今尚未部署,需观察)。

    总之,国际新变局需要新构思、新布局。就我国的对外经济开放战略而言,我总的想法是“东西连横欧亚,南北合纵美俄”。美俄是我们中国人手里的“两张牌”,虽然各自分量不同,但用的灵活、得当,可以分别施以战略制衡(注意不要提出“联俄制美”的方略,而要两个相互制衡)。这里提出“向北开放”,即是在新的条件下, 我国对外经济开放“合纵连横”战略的一个重要方面,一个组成部分。

    基于此构思,建议打开北部多个通道,尽快与朝鲜的“经济建设大进军时代”、韩国的“新北方政策”、俄罗斯的“新东方政策”、蒙古国的“光明之路”以及日本的发展战略协调对接。

    为做好战略对接,可提出“环日本海经济圈”和“环黄渤海经济圈”两环主张。这是第一个大问题。


    二、中国向北开放的战略大通道布局

    向北开放,有几条战略性大通道,简单说“四纵四横”

    四纵

    第一大纵,主动脉:哈-长-沈-大主动脉。沈阳正好在主动脉上,哈-长-沈-大这四个地方的优势需要充分发挥。

    第二、三纵,西边两条,一条是大庆到通辽这条线,另一条是二连浩特到乌兰察布,属于东北振兴的内容。

    重点是第四纵,过去“满铁”时叫“东边道”,建议不称“东边道”,可称其为“大长白山西麓经济带”,包括:辽宁2市;丹东、本溪;吉林4个:通化、白山市、长白山管委会(二道白河,新动态是二道白河-敦化高铁和沈阳-二道白河高铁已经动工)、延边州。黑龙江7市:牡丹江、佳木斯、鸡西、双鸭山、七台河、鹤岗、伊春。(共约13家)。还有没有比这个“大长白山西麓经济带”更好的提法?大家可以讨论。

    “四横”:

    “第一横”是满洲里-齐齐哈尔-大庆-哈尔滨(中心)-牡丹江-绥芬河到海参崴,主要是对接俄罗斯和蒙古。

    “第二横”是阿尔山-乌兰浩特-松原-长春(中心)-吉林-延吉-珲春到俄罗斯扎鲁比诺港和朝鲜罗津港,主要对接蒙、俄、朝、韩,以及日本。

    “第三横”是四平-辽源-通化-集安,对接集安对面的朝鲜满浦。对这条线人们重视不够,集安曾为我国东北地方政权高句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长达425年;朝鲜满浦“抗美援朝”时期金日成退到鸭绿江边的指挥部,我曾实地考察过,经济社会基础较好,可重点关注。

    “第四横”是北京-沈阳-丹东(对朝)。最新的进展是,高铁即将开通沈阳经朝阳到承德这一段(北京涉及到拆迁任务比较重,稍晚些)。这条线建起来之后,可把东北与京津冀实现战略对接,并通往丹东,给整个向北开放带来难得机遇。

四纵四横大通道,纵的我看好“大长白山西麓经济带”,横的看好“京沈丹”大动脉。


    三、以九大口岸为新支点,尽快推动新一轮沿边开放

    沿边开放要有支点,可以九大口岸为新支点

    对朝、对韩的,建议以丹东、集安、临江、珲春为支点特别要关注辽宁省的丹东市,这将会成为一个新的亮点城市,下一步可在丹东建设“跨境自由贸易区”或“跨境经济合作区”。

    对俄罗斯的陆路口岸重点:珲春、绥芬河、抚远、同江(大桥)黑河(大桥)、满洲里。

    目前来看,需要重点推进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跨境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二是贸易便利化;三是投资自由化。


    四、抓好向北开放的节点城市与开放平台建设

    向北开放,必须抓好开放节点城市与平台建设。

    开放节点城市建议包括,黑龙江:哈、齐、牡、佳、大等;吉林:长、吉、延等(与长、吉、图经济带对接);辽宁:沈、大、鞍、抚、本等。

    开放平台建设,建议抓好辽宁省自贸区这个平台,包括现在沈阳分区,大连分区,营口分区(可增加丹东分区)。辽宁自贸区以及下面的几个分区需抓好体制创新,政策要向上海自贸区看齐,并与海南自贸区、自贸港来对标。

    另一个问题,就是探索辽宁自贸区政策的外溢化,吉林和黑龙江如何共用,可以探索。


    五、着力推进向北开放的中外经贸结构衔接

    我在30年前提出“四沿”开放战略和“北部沿边开放带”时,曾提出过一个观点:“互补的经济结构是建立北部沿边开放带的物质基础”。30年后,虽然情况发生一些变化,但是,中国与俄罗斯、蒙古、朝韩和日本等国 “经济结构的互补性”依然很强,仍是向北开放的物质基础。

    突出四个方面:一是产业对接。与俄罗斯、朝鲜、韩国、日本、蒙古等国家在装备制造业、石油天然气产业、农业、旅游业方面的深度合作。二是能源、矿产、木材、农产品、海产品、轻纺产品等等的出口与进口。三是外资引进与中资外投(包括到外成片开发)。四是基础设施对接。包括边境口岸地区的公路、铁路、桥梁等。


    六、以营商环境为核心的“金三角”支撑架构

    向北开放,东北地区内部需要建立支撑结构。建议以营商环境作为核心,建立一个“金三角”支撑架构,一个“角”是政府,一个“角”是企业和企业家,一个“角”是一亿民众。

    其一,政府这个“角”。关键是推进政府职能要转变,主要职能是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不干预企业的经济活动。政府-南方有句话说得好,企业和民众“不叫不到,随叫随到”,真正成为为民众和为企业服务的“公仆”。

    其二,企业和企业家这个“角”。无论是中国的企业(国有的、民营的),还是外国在华企业,一定要公平竞争,一视同仁。东北各级政府务必学会“中立化”,东北国企务必淡化“特殊化”情结。要切实落实WTO承诺,取消国有企业补贴,尽快处置“僵尸企业”。中国企业和企业家要欢迎外国企业“同台比赛”。

    其三,东北的民众这个“角”。东北一亿民众要鼓起勇气,迎接开放的新局,一定要克服封闭狭隘意识,注意防止民粹主义,尤其防止类似“通钢”暴力事件在东北重演。

  (此为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常修泽先生2018年12月22日在东北振兴论坛讲话实录)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