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进程评价

    【视频专访】李凯谈《2016东北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进程评估报告》

    专访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副院长李凯

    访谈内容:

      中央七号文件出台之后,东北振兴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为了配合东北振兴进程,配合中央七号文件落实,东北振兴研究院做了一个尝试性的工作,一个基础性的研究,就是对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进程做一个综合评价。意图是针对中央文件指出的东北振兴各个方面工作,作一个连续跟踪,反映东北振兴的动态情况,找出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政策建议。也就是说,以评价带建设、以评价促振兴,这是我们的初衷。

      现在来看,这个评价报告初步做出来了。在连续报告的第一本,我们对2011-2015年间东北地区的情况分为六个方面做了一个综合评价。整体来看,这个也可以称之为东北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进程评价指数,简称振兴指数。我们建立这个指数,利用统计数据以及科学的方法力图做出一个客观的判断。报告基本反映了东北地区的振兴情况,从这个报告上能够看出:

      第一,东北地区发展态势的特点是稳中有进、相对落后。稳中有进是我们自己跟自己比,确实有进步,尽管东北地区这几年经济有滑坡,但从整体上来看仍然有进步。我们这个指标不仅反映经济数据,还反映了对应“四个着力”的各个方面的情况,这些情况都得到了改善。大体上看,这几年东北地区取得了显著地进步,显示出东北还是具有振兴的实力,而且振兴的核心能力还在逐渐发展,这是一个主基调;东北地区振兴还是有条件和基础的,从这点上来看,东北衰退论是不可取的,东北还是有能力振兴起来。

      第二,从整体态势上看,东北落后只是相对落后。目前整个中国发展很迅速,东北相对的发展速度比别人低,尤其是与东部地区相比还是有些低,这就是相对落后。尤其是在国内的排名,尽管我们也在进步,但是人家进步的比我们快,我们的相对排名在下降,相对的份额在下降,但不是我们的绝对量在下降。

      整体上看,东北的问题是相对落后而不是绝对落后,不是绝对的衰退,而是没有比别人进步的那么大,这个问题要引起重视。比如,里面有我们在这些年降低了多少多少名,我们看四个区域,东北的排名是在下降,其他的基本不变或在上升,所以这是东北的一个问题。我认为,我们要面对这个现实,这是中央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需要让我们正视的一个问题。比如,我们这套指标体系是针对东北来设计的,我们发现这套指标体系中,6个二级指标,30个三级指标,还有60个基础设施数据,基本上反映了方方面面的工作,拿这些数据与别人相比,明显就看出差距了,所以从这点上来看,还是有意义的。我们找出东北的问题、认识东北的问题在什么地方是很重要的,这个指标体系评价能提供这样一个结果。

      第三,这个评价就像医生在做体检报告。看一个人健康还是不健康,通过目测大体也能看出来;但要是细说,这个人不健康到底是血压问题、心脏问题,还是其他问题,就需要做一个全面体检,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们的报告像一个体检表,在细的地方能看出来问题,从6个大方面,30个小方面或者更细的地方都能看出来。东北哪些地方有优势,哪些地方有劣势,都能看出来。比如,我们用一个天花板和一个地板来比较。天花板是东南三省(广东、浙江、江苏),能击穿天花板最好;还有一个是全国平均数,我们认为东北应该比全国平均数要好一些,所以要把全国平均水平当成地板。现在是击穿地板比较多,击穿天花板相对少一些,这是一个很遗憾的事情。但是,我们目的不是一定要看东北究竟落后多少,而是看东北优势在什么地方、落后在什么地方,所以我们设置了一个“红绿灯”。你看我的PPT里,红的地方是差的比较多的,绿的地方是我们好的地方。绿的地方里面有很多好的,比如,政府治理里的政府治理能力还是不错的;现代农业也发展非常好,有些亮点。

      整体看,我们的评价东北好的地方有一点超出了我们原来最开始的印象,就是产业发展的方面,包括产业结构的调整,产业升级,这方面评价还是不错的,这个是东北六个指标里最好的,这个反映出我们供给侧结构调整的成果,虽然供给侧结构调整的政策是这几年提出来的,但是东北在这方面的工作一直在做,现在从结果上来看,产业结构调整是起到一定的作用的,在这6个指标当中相对最突出。

      相对差的地方有政府治理,包括营商环境,包括政府治理效率。第二,就是国企的问题,民企的营商环境问题,比如民企贷款的便利性,这些存在一些问题。我们思考了一下,这些问题的存在可能说还是东北的制度约束问题。拿理论来说,就是制度经济学问题,而不是地理经济学问题,这个可能验证了很多人对东北的印象和东北的研究。现在有很多解释东北现象的理论,从我们的研究来说,支持的最根本原因还是制度约束问题,比如营商环境问题是跟人有很大关系,跟政府有很大关系,这是反映我们的一个特点,这样就是好的,不好的我们都能够看出来。

      我们这个报告即反驳了东北衰退论,也证明了东北在体制机制上存在的问题,也就是说中央的判断是正确的,中央提出的“四个着力”是很有针对性的,我们的报告大概能够佐证中央决策的正确性,也验证了很多专家、学者对东北的一些判断,给他们提供了一些支撑。当然,报告也提出了一些独立的看法和观点供大家参考。

      再有一点,我们也针对报告做了一些分析,比如说大家会问,你们这个报告的理论基础是什么,到底对不对?我们针对报告做了一些相关性的分析,我们的指标里没有GDP,也没有投资等直接数据,但发现振兴指数跟人均GDP的相关性最强。人均GDP跟GDP是不一样的,人均GDP更贴近人们的感受,它的内涵更丰富一些,所以他跟人均GDP靠的更近。所以报告的合理性表现在,它没有用直接指标来评判,并不是经济结果直接的引用,它评价的是各方面工作,各项工作做好了,人均GDP就会上去。报告有一些这个含义,这也是指标体系能够站得住脚的一个原因。下一步,我们还会有一些修改,这次是第一次尝试,还有不足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但我们整体感觉这个事还是非常有意义的,希望得到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新闻来源:东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宋  长  春